永利娱乐场官网网站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冒诗阳,36氪经授权转载。

光线、彩条屋正在动画电影的上游艰难补课。

1月14日,光线彩条屋影业原创漫画平台“一本漫画”上线。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称,将在五年内累计投入10亿元,启动十部漫画作品的影视化。此前动画电影行业中,几乎仅有追光动画和华强方特能保持以年为周期的作品产出频率。

以产出影视作品的数量为“KPI”来规划一本漫画的未来,显示出光线的目标明确。光线无意将一本漫画做成单纯靠原创内容付费来盈利的公司,而是将其视作动画影视产业链中的一环,服务于自身主业。

一向谨慎的光线忽然大手笔,源于《哪吒》带来的信心。2019年12月28日,经过电影局“查补”后,《哪吒》迈过50亿元,成为票房仅次于《战狼2》的国产电影,引得哪吒官微连发“谢谢”。也正是这部《哪吒》,贡献了光线传媒2019年前三季度营收的近一半。

光线没有“靠山”

押中《哪吒》,当然因光线彩条屋在动画领域的提前布局,但也难说没有巧合的成分。但无论如何,尝到甜头的光线,如今希望将运气转化为体系能力。

在动画电影赛道上,光线自身的强项在下游,即监制与宣发能力;弱势则在上游,优质IP的积累,以及动画制作。此前数年间,光线彩条屋大举收购多个动画制作公司,以并购的方式弥补了动画制作能力短板,如今,如果一本漫画能补齐在IP上的空缺,光线就能成为国内少数掌握动画电影体系能力的公司。

然而,文娱产品的开发,绝不是依赖简单的加减法可以完成的。无论何种周期下、哪类载体上,依靠优质内容驱动增长始终是根本逻辑。

此外,即便积累下大量优质资源的“IP池”,其中能经历“影视化漏斗”完成影视化开发的也属于凤毛麟角。漫威优质IP超5000个,也要依靠迪士尼的体系能力,才得以从中筛选出“复仇者联盟”。腾讯积累大量优质动漫IP,影视化尚不成规模。

对比之下,体系能力并不强劲的光线,想要建立精准的上游漫画,难度可想而知。

一本漫画,“想象的共同体”

一本漫画并非典型的平台型漫画公司。

这一方面源于内容规模,目前一本漫画仅有作者21名、作品47部;相比之下,快看漫画的作者数量在3000以上,目前平台积累下漫画作品超3000部。

光线没有“靠山”

▲图源:一本漫画官微

此外,一本漫画内容标签鲜明,按目前规划,仅开发神话、科幻和现实题材等易于影视化的作品类型,削弱了平台属性。

狭窄的类型选择背后,一本漫画并不期待依赖于原创漫画本身的内容付费盈利,而是服务于影视开发。相较于影视,漫画的利润空间的确狭窄,无论是国内行业龙头腾讯动漫,还是海外可比的美漫、日漫,影视化都是重要的经营方向。

将资源聚焦在影视化空间更大的漫画品类,无疑是光线基于自身能力取舍后的选择。相比于平台属性更强的腾讯动漫,背靠光线的一本漫画显然无力背负众多盈利能力不明确、流量状态不佳的漫画IP。且作为影视公司的光线,若无法利用动漫布局来服务于主业,则战略意义大打折扣。

在动画电影赛道上,光线的弱势在上游,即优质IP的积累,以及动画制作;优势则在下游,即制片资源与宣发能力,这些恰是同行动画电影公司的短板。因此光线若能在弱势领域成功补课,便可以同自身业务实现联动,在动画电影业务上具备超越同行的体系能力。

这正符合光线彩条屋的策略。此前数年间,光线彩条屋大举收购多个动画制作公司,以并购的方式解决了动画制作的短板。如今,一本漫画则瞄准更上游,即漫画IP的培育。

此外,一本漫画更像是光线彩条屋影视化的试金石。这体现在APP的功能中,一本漫画设置影视化规则,读者需通过各种方式为喜爱的作品积累“彩条进度”,当进度到达一定临界点,逐步推出单行本、周边开发,以及最终的影视化;此外还体现于创作团队上,目前一本漫画最受外界关注的资源是将在1月20日上线的《敖丙传》,这部作品由《哪吒》电影导演饺子担任监制。

光线没有“靠山”

相比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优势在于没有演员成本,项目更可控;一旦实现系列化,可以摊薄制作成本,毛利率更高。劣势则是,动画电影往往比真人电影孵化周期更长,需要在不同节点上产出不同的产品,实现商业回报的同时不断论证影视化的可行性。因此,在上游打造一本漫画显得必要。

但矛盾之处在于,影视是大众化的文娱产品,停留在个别类型且“背景”资源有限的一本漫画又并非强势的平台属性公司,用小众来论证大众,无论是商业前景还是说服力都有限。

此外,也正是由于动画电影的“长周期”,如果在项目初期就以影视化为目标,对于制片人、监制规划长周期产品的能力将是考验。相比于《哪吒》式的爆发力,动画电影行业更缺乏稳定的输出,这些都依赖于稳定的制片人资源。

此类人才无疑是稀缺的。能否以一本漫画、彩条屋以及光线自身为抓手,培育更多可靠的动画电影监制,将是光线彩条屋搭建“体系能力”的又一项考验。

光线不得已做出的选择,实际已成为解决上述难题的一大隐患。

孤立做动画,光线没有伙伴?

自诞生日起的题材限制,局限了一本漫画靠自身发展实现盈利的前景。

事实上,目前国内观众缘较好的漫画题材正是一本漫画所不屑于做的“霸道总裁”与“傻白甜”,用户集中在女性,场景为碎片化时间,依托于这一市场,成就了行业内的头部玩家快看漫画。但这些内容,影视化空间有限,被一本漫画舍弃。

隐患在于,无论是漫画还是网文,打造“影视化能力更强”的上游IP目前并无十拿九稳的成功模式可言。无论是国内同样视孵化影视为方向的腾讯动漫,还是作品声浪响彻全球的漫威,积累庞大数量的“IP池”,都是进入“影视化漏斗”的第一步。

以漫威为例,2009年迪士尼以40亿美元抄底漫威时,漫威已积累下5000个知名漫画形象和故事资源,相比于庞大的IP数量,即便依托于体系能力强大的迪士尼,最终漫威实现影视化的IP作品占比并不算高。

光线没有“靠山”

▲漫威10周年

相比于漫威,国内上游玩家则用开放的平台属性来解决“IP池”的问题,无论是阅文还是腾讯动漫,都在各自领域积累下大量IP,但大都来自于外部作者,其自身并不参与创作。

与一本动漫相同,阅文和腾讯影业也被视作影视化的前沿阵地。在腾讯体系内,动漫向上可承接网文IP,向下可用手中IP供给影视开发,并作为影视化的试金石。2019年内,依托于阅文、腾讯动漫IP孵化番剧和其他影视作品,不断被写入腾讯影业和腾讯视频的计划中。

可即便依托于更完善的上游资源,依靠腾讯动漫IP开发出的番剧、影视作品也仍然有限,联动模式需经历漫长的探索、试错。

相比于漫威,很难期待一本漫画在短期内孵化出庞大的“IP池”。相比于腾讯,光线体系显然更为封闭——从以一本漫画为依托封闭的上游创意环节,到以彩条屋旗下制作公司为依托并不开放的动画电影制作,光线似乎需要在自身体系内解决大部分问题,一切显得艰难。

光线的无奈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大银幕动画每出一部“爆款”,就会推动一轮资本的布局。根据艾媒咨询的统计,2015包括动画在内的动漫产业投资事件共95起,比上一年近乎翻翻,投资金额35.3亿元,比上一年净增近16亿元。随后两年中,动漫投资在2017年到达高潮,投资金额69.4亿元,投资事件114起。

基于《哪吒》票房对业绩的支撑,以及猫眼上市带来的投资收益,光线成为少数现金流宽松的影视大公司,此景中加强动画产业链的投资,是顺势而为的主动之举。

光线没有“靠山”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但另一面,硬磕动画也是无奈。一位企业战略咨询公司的负责人告诉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影视行业逆周期下,明星与名导在资本市场不断贬值,影视大公司绑定知名导演、以明星艺人IP来支撑业绩和市值的做法弊端显露,这种坐享其成的办法,既不能保证名导作品的成功,也无法杜绝明星因污点而“爆雷”。

更为稳妥的做法,是培育可控的IP,以增加公司自身的主动性。其中,动画电影、虚拟人物可控性强,且弱化了意识形态属性,对于饱受寒冬之苦的影视大公司而言,投资动画,似乎是对抗严寒的一项选择。

2019年影视上市公司股价纷纷探底。然而,光线传媒股价却从去年6月初的6.51元,上涨至今年1月15日收盘时的13.09元,创下近一年来的最高。

这背后,既因《哪吒》高票房对光线传媒短期业绩的带动,也因吸睛的《哪吒》所引导,光线彩条屋在动画领域的长线布局被外界看到,投资者开始期待光线在动画领域的长期表现。继续向资本市场上交动画答卷,无疑是光线维持势头的最佳途径。

作为影视行业的头部上市公司,光线无法如小制片公司、制片团队一样依附于视频平台的采购存活。不仅如此,国内动画制作的产业链薄弱,光线又无法依托于上下游产业链延伸业务。

单兵作战,是光线主动的选择,也是光线最大的挑战。

上一篇:二八杠游戏网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