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牛:奶奶奶!买买买!

题图来自图虫网


前段时间,一种钙含量相对较高、口感像布丁的儿童奶酪棒走红网络。在一些短视频平台上,不少视频博主纷纷恰起这只奶酪棒的饭。


就在前几日,蒙牛的一个动作也和奶酪棒相关——蒙牛开年就买入了“奶酪第一股”妙可蓝多的5%股权。1月6日,蒙牛发布公告称,其下属子公司内蒙蒙牛拟以14元/股的价格受让妙可蓝多2046.79万股,总价款约2.87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蒙牛将持有妙可蓝多股份升至5%。同时,作为战略投资者,蒙牛还将以4.58亿元现金认购妙可蓝多全资子公司吉林科技的新增注册资本2.1亿元,占吉林科技增资后注册资本的42.88%。


短视频网站上大火的奶酪棒


2020年,对蒙牛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一年。其在三年前就提出要在2020年实现千亿营收、千亿市值的“双千亿”目标,几年里,蒙牛大踏步的走在收购、扩大规模的路上,如今它距离双千亿还有多远?


好事还是坏事

蒙牛和妙可蓝多本就是合作方(妙可蓝多子公司为蒙牛及其下属子公司奶酪产品代工),蒙牛的增资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交易公告之后的这些天里,从妙可蓝多传出的市场消息颇耐人寻味。


1月9日,腰杆更直了的妙可蓝多收报17.25元/股,涨5.83%,也在盘中就创下了自2011年5月以来的新高(17.90元/股)。直到昨日(1月15日)妙可蓝多股价还在出现“异动”,根据金融界的报道,截至今日13时36分,妙可蓝多附加大幅拉升1.34%,创历史新高(前复权价格),截至该日收盘,该股18.05元/股。

但也有报道称,交易如今已经一周过去,妙可蓝多的股东却始减持公司股票:1月12日晚间,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刘木栋,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044,950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0.50%。

要知道,虽然奶酪棒火了,蒙牛也增资了,但妙可蓝多却并不算是一个合格的“买入”目标,眼下它还伴随着亏损和舆论风波。

根据界面的报道,妙可蓝多长期增收但不增利:收入虽从2016年的5亿多增长至2018年的12亿多,但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分别为3221万、427.86万、1064.1万元。而且妙可蓝多的利润也主要依靠政府补助,扣除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损益。近几年里,妙可蓝多仅在2017年这一年实现过盈利。

不久前,妙可蓝多还陷入了一场舆论风波。其实际控制人柴琇为了给其家人偿还债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合计占用资金23950万)。不过,后续柴琇发布了致歉函,妙可蓝多发布公告称占用方已归还全部占用资金,并支付占用费990.99万元。


财报还显示,在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其他应收款高达2.73亿。直到蒙牛增资,种种负面消息都挥散不去。

蒙牛增资此刻的妙可蓝多,其实还是看上这桩交易的大背景——中国奶酪行业今近年来发展迅速。


如开头所说,奶酪棒已经在各视频网站里火了起来,一同被卖爆的还有手撕芝士等各种奶酪产品。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如今奶酪市场的年复合增长率在25%左右,三四线城市增速已经超过200%。据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信息研究所发布的《2019~2028年中国奶制品市场展望报告》,2028年人均奶酪消费量有望达到0.5千克,是目前消费水平的5倍(资料来自公开报道)。

产品营销此刻风头正劲的时候,但是之后的合作会不会愉快,还要看其公司的治理以及产品能不能跟得上。

“双千亿”的挑战

在这桩交易落地之前,坊间一直传的还是蒙牛要全资收购妙可蓝多的消息。这是因为近几年蒙牛的策略就是收购为主。为了扩大规模以实现双千亿的目标,蒙牛加快了收购的步伐——

2019年9月份,蒙牛以总对价不超过14.6亿澳元收购澳洲贝拉米的全部股份,贝拉米成为蒙牛的全资子公司。没过两个月(11月25日),蒙牛乳业发布公告以6亿澳元现金对价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乳企,Lion-Dairy&Drinks Pty Ltd的100%股份。


为了这两笔交易,蒙牛花去共近百亿人民币,但是成果离双千亿的目标还差着一些。


一点财经合算过,2018年蒙牛营收规模为689.77亿元,如果想要达到目标,今明两年,蒙牛需要保持每年20%以上的营收增速(蒙牛过去五年复合增速只有11.5%)。这在业界看来还是一个不容易实现的目标,因为业内对其收购对象也还没有明确的盈利预期。

蒙牛发布2019中期业绩公告显示,蒙牛在去年上半年实现销售收入398.57亿元,同比增长15.6%,实现净利率20.769亿元,同比增长33%。但彼时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尽管净利润增速看似远高于行业均值,但实际上这是因为2016年净亏损7.51亿元后,近两年净利润基数规模较小的缘故。

而与此同时,蒙牛旗下的为数不多的优质资产君乐宝又剥离了蒙牛的财报。


去年年中,蒙牛乳业以总价为40.11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所持石家庄君乐宝乳业有限公司51%的股份。数据显示,在蒙牛2018财年的700亿营收中,130亿元都是来自君乐宝,现在,这枚营收大将已不再是蒙牛的资产。

除了数据上还存在不确定性之外,其还面临着公司人事浮动的管理挑战。从2009年7月6日,中粮投资61亿港元收购蒙牛20%的股权,中粮成为蒙牛第一大股东,蒙牛迈入中粮系时代至今,就进行过多次的人事变动。


上述一点财经还有梳理,2016年,赵连双接替宁高宁成为中粮集团董事长后,随即中粮集团副总裁兼战略部总监马建平也接替宁高宁成为蒙牛董事长。半年后,原雅士利总裁卢敏放被安排接替孙伊萍任蒙牛总裁。2018年中储粮董事长吕军调任中粮集团董事长,赵连双退休,蒙牛内部核心高管团队或许也难逃新一轮的人事变化。

在中国,奶酪市场刚刚起步,乳品市场却已经成熟并且市场庞大。“双千亿”能不能实现还要存疑,但其能不能抓住这根“奶酪棒”多打几个漂亮仗,就看今年了。

上一篇:韩国人死都要面子,迟早翻车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回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